鲲.

一个小辣鸡吖,谢谢喜欢这么懒散一个人!

当项羽不是大肉块
芈月还在幼儿园
没啥
还是摸鱼

没啥,就摸鱼
诶?图歪了?

今日份打卡
瞎胡涂涂哈哈哈哈哈哈嗝

—大半夜不睡觉干嘛?
—喝酒,想你。

深夜瞎胡画

想法非常简单,见图。

月影依然:

-期年:

没糖磕的日子好比度日如年。。。。

我快要干涸而死了。。。

他俩啥时候能在互动啊。。。

救救我们啊。。。

#rps粉   惨#

【澜巍】赵云澜要写毛笔字?(短,一发完)(因为我写不长哭唧唧)

ooc爆炸
澜巍澜巍澜巍!
逻辑被我吃了ouo
我想要小粉丝!!!
戳头像就能看到更多小甜饼ouo(也就还有3个,踢开)
开始叭!

周六。

“诶呦呦呦呦呦,这沈教授一手好字,也教教我呗~”赵云澜瘫在沙发上,举着沈巍写字的纸挥来挥去,“瞧我这一手破字,啧啧啧啧啧啧啧啧啧…”

赵云澜有求,沈巍必应。

“云澜,拿笔姿势不对。”沈巍把赵云澜的手调正并且把另一只手放在了它应该在的地方。

而不是自己腿上。

“沈教授,你看这,我这手腕拿枪还行,这怎么一握笔,就抖得不行呢?”赵云澜故意晃着手腕,向沈巍“寻求帮助”。

“静心。”沈巍坐在一边看着书,睫毛低垂,整个人被夕阳的光镀上一层金边。

赵云澜咽了一口口水。

卧槽,我媳妇真好看。

“不行,沈教授,还是抖~”赵云澜开始无理取闹。

沈巍叹了一口气,起身站到赵云澜身边,伸出两根手指轻轻托住赵云澜的手腕,“可以了么?”

沈巍微凉的手指贴上自己的手腕,赵云澜像一个小孩子一样有了糖就安生,他也好好写了几笔。

停笔,是一个豪放的“巍”字。

沈巍看着,耳尖微微泛红,“别停,继续写啊。”扭头看着赵云澜。

赵云澜拉住沈巍手腕,把人扯到自己怀里,把下巴放在人肩上,“沈老师,写一个呗?”

沈巍拿起笔,忽略掉抱着自己的人往自己脖子上吹气的恶劣行为,轻压手腕。

一个端正的“澜”。

赵云澜趴在沈巍肩上嘿嘿笑着,看的心花怒放,遂含住沈巍耳垂开始“工作”。

窗外的大庆:老子到底要不要进去?

当然那根毛笔也没能幸免的成为了赵云澜助兴环节的趁手道具。










这毛笔以后大概用不成了。

END.

我连个屁都憋不出来了对不起你们
疯了
半夜再看看

【澜巍】沈巍的口袋里都装了什么(我写不出长的)(一发完)

ooc爆炸
澜巍澜巍澜巍!
逻辑被我吃了ouo
我想要小粉丝!!!
戳头像就能看到更多小甜饼ouo(也就还有两个,踢开)
开始叭!

众所周知,沈巍,沈教授,心思细腻,体贴入微,尤其是对赵云澜,更是跟照顾小孩一样细心。

周一下午上完课,在学生们热切目光的洗礼下,沈老师又双叒叕上了那个帅气小胡子男人的红色车车。

“沈教授人缘不错啊,这一路上跟你行注目礼的学生,能装一火车皮了。”赵云澜不正经的调戏着沈·正人君子·巍。

“那也是行师生之礼,倒是你,下回别把车停这么近,人太多了,不安全。”

沈巍没说完。

你要再停这么近,这一堆人的眼珠子都有危险。

赵云澜怎么会不知道自己媳妇黑袍大人内心真实想法捏?

我媳妇真可爱,吃醋还憋着不说,想太阳。(想着吧)

赵云澜嘿嘿笑了两声,安安生生开了会车,过了两个红绿灯,内心小澜孩调戏沈教授的欲望又冒出来了。

“黑袍大人,帮小的拿个糖呗~”赵云澜一脸“我的手粘在方向盘上了不能动要巍巍帮我”的表情盯着沈巍。

沈巍把手伸进上衣口袋,拿出一颗糖递给赵云澜。

“麻烦黑袍大人帮我剥开呗,我这开着车也没手不是?”赵云澜说完就张开了嘴等着吃现成的。(大庆:咋不懒死你?)

沈巍用拇指跟食指捏着被撕开的小包装,把糖凑近赵云澜嘴边打算把糖挤进去。

结果老流氓咬住了他的手指。

还不知羞的舔了两圈。

赵云澜满意的看着沈巍红着脸光速缩手,吹个流氓哨继续开车。

沈巍呢,缩着手红着脸微微低着头就没怎么动过了。

他是没带手帕嘛?不可能,我们奇迹巍巍有四次元口袋。






不,他只是不想擦。

END.

【澜巍】小澜孩的糖到底什么味(短,没肉)(一发完)

爆炸ooc
澜巍澜巍澜巍!!!【高亮】
(依旧没车)
深夜码字逻辑是啥
开启小甜饼

没有案子的日子里,特调处闲的一批。

小案子落不到这,大案子也没有,我们的特调处长赵云澜同志就要搞点事情。

能有什么事,除了套路沈巍还能有什么事?男人呐,唉。

当赵云澜第32次出现在教室后方并且扰乱教室授课心情(红姐:白眼)的时候,沈大教授中午开口了。

其实他觉得赵云澜来听课没什么,就是容易让自己分神。

(沈巍:我最最最最最爱的人在后面盯着我我怎么认真上课。)

在那辆骚包的小红车上,端庄的沈教授正拿自己美丽的卡姿兰大眼睛折磨着我们赵处长薄弱的意志力。

“云澜…你以后能不能…在办公室等我…”

美丽的沈老师怎么会忍心赶小澜孩捏?

“为什么?我看着你上课,挺好啊!”赵云澜开口,话音没落地坏主意就起来了。“顺便充当一下您的保镖,以免您被学生围着耽误正常办公~”

看着沈巍无奈的脸,小澜孩心里有种成就感。

我媳妇连嫌弃我都这么好看,洒家这辈子值了。

到了家,赵云澜掏掏兜,左右手各握一颗糖,然后把手背到身后。

“沈教授,作为您今天上课写错两个单词的惩罚,您得猜猜这糖什么味的。”

小澜孩伸出两个握拳的爪子。

“左边右边?”

沈巍下意识选了左边。

“行吧,那您猜猜?”

“橘子味?”

赵云澜转过身摊开手,剥开糖纸,把糖丢进嘴里。

紧接着一个向后转,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扣住了沈教授的后脑勺并把嘴贴了上去。

撬开沈巍的齿关,把糖度给他。

“尝尝吧沈教授,什么味的呀?”

然后沈教授就红着脸走开了,理都不带理他的。

让糖在嘴里换了个地方,沈巍脸更红了。

“是…奶味的…”

END.